環評網—環境影響評價網
優森柯優勢領域
今天是:
優森柯簡介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行業追蹤> 政府部門> 專家:不要以政府部門做減法之爽 來換取經濟之痛 點擊量:1422次
專家:不要以政府部門做減法之爽 來換取經濟之痛

工程咨詢網2016-03-17

 “不要以政府部門做減法之爽 來換取經濟之痛。”在談到國企重組問題時,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企業研究所副所長張文魁先生說,“實際上數量減少在某種程度上是自欺欺人,為什么呢?央企,國務院國資委監管的央企,看起來是有一百零幾家,實際上這是母公司,但是子子孫孫下面各個層級法人加起來四萬家,所謂的合,就是把母公司合在一塊兒,下面的四萬家一個都沒動,怎么能說它減少了呢?它也沒減少。實際上從事生產經營活動的并不是那106家,而是那四萬家,四萬家并沒有少,而且每年還在增加,國有企業的觸角還在不斷地往外延伸,手不斷地往外延伸,做這個做那個,數量不斷增加,反而在母公司的層面減少幾個,說我現在少了,不是自欺欺人是什么?”

3月16日,李克強總理就中國熱點問題回答了中外記者的提問,會后網易財經邀請中國農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向松祚先生和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企業研究所副所長張文魁先生對總理記者會中的熱點問題做出了解讀。

網易財經:這一點剖析得很深刻,剛剛提到了國企占的比重,我們同時也注意到昨天國資委主任提到了目前對于央企,國企的整合還要繼續,重組還要加大,現有106家央企,包括今年,包括未來“十三五”,張老師預計未來會減到多少家是比較合理,對于資本市場,整個市場民營資本是相對合理的區間和空間呢?

張文魁:對這個事我有不同的看法,國資委如果要去做一個算術題,一個減法題,那很容易做,把10個、20個國企跟別的10個、20個國企合到一塊兒,106減十幾、二十是可以的,沒問題的。這么做,做很爽,今天克強總理的記者會上說了,要以簡政放權之痛來換取老百姓辦事之爽,我們不要以政府部門做減法之爽,來換取經濟之痛。

龍煤集團,我剛才講了兩會期間出的事件,其實就是當年,十幾年前,國企合并的后果之一。原來黑龍江幾個礦務局,三個礦務局合并到一塊兒來成立一個龍煤集團,很爽,看起來國有企業數量也少了,而且合了之后變得更大了,變成一個很大的企業,都想通過合并來進入中國500強,或者是世界500強,這個很爽。但是,埋下了很多隱患。這些企業看起來是合了,但是他沒有整,合而不整,沒有成為一個整體,沒有整合運行,內部矛盾重重。合完之后一般搞上三兩年內斗,人心不穩。又出安全事故,又耽誤了正常的生產經營和上市的準備工作,錯過發展機遇,現在就成了這樣的狀況。

合的目的是什么?僅僅是2-1=1,還是真正的提高企業的效率,增強企業的競爭力。如果做不到這一點的話,合有什么意思呢?我對這個事情,覺得還是應該謹慎一點。

網易財經:不要大刀闊斧的迅速追求數量上的減少。

張文魁:實際上數量減少在某種程度上是自欺欺人,為什么呢?央企,國務院國資委監管的央企,看起來是有一百零幾家,實際上這是母公司,但是子子孫孫下面各個層級法人加起來四萬家,所謂的合,就是把母公司合在一塊兒,下面的四萬家一個都沒動,怎么能說它減少了呢?它也沒減少。實際上從事生產經營活動的并不是那106家,而是那四萬家,四萬家并沒有少,而且每年還在增加,國有企業的觸角還在不斷地往外延伸,手不斷地往外延伸,做這個做那個,數量不斷增加,反而在母公司的層面減少幾個,說我現在少了,不是自欺欺人是什么?

向松祚:其實我很贊同剛才文魁的分析,國有企業的改革,當然我們在官面上講這些話一定是取得巨大進展,至少我作為一個研究經濟的局外人,或者是一個旁觀者,這些年國有企業的改革,我認為是非常令人失望的。如果說國有企業改革已經取得巨大進展,三中全會重大決定,“十三五”繪規劃還講這么多國有企業干嘛。我們的國有企業改革原則上已經談了30多年了,90年代中期文魁那時候就開始在談,建立現代企業制度,建立現代企業治理機制,請問什么叫現代企業治理機制?按照我們的理解,最核心是兩個東西,一個是用人機制,一個是激勵機制?,F在的國有企業是黨管干部,黨管干部的原則和用市場選拔人才,按照市場規則辦事,按照市場規則來確定國有企業高管和所有人員的工資待遇,福利待遇,其他所有待遇,這二者之間怎么協調,我認為這個問題到今天沒有解決。這個問題沒有解決,用人機制沒有解決,怎么能成為現代企業治理機制,這是一個很麻煩的事情。

剛才文魁老師說的,這確實是大問題,現在就是合并,動不動就合并,原來是多少家,變成150幾家,變成一百零幾家,說現在只有五十幾家了,這就是改革的進展嗎?進入世界500強的有多少多少家企業,我們好像很高興,但是這里面的內容是什么。“十三五”規劃也好,還是今年總理的報告也好,國有企業改革我想問一個問題,是想真改還是假改。真改,就要把這件事想明白,不要過了五年、三年以后又在討論,建立現代企業治理機制,這個問題我認為確實是要解放思想,從根源上要解決,國有企業必須是市場化的改革方向,用人、選人、治理機制必須市場化,和民營企業在公平的水平上平等的競爭,一個法制化的、市場化的舞臺上去競爭,該破產就破產,該關閉就關閉。

這些問題,我個人從一個研究經濟的旁觀者的感覺,我們現在并沒有直面我們真正應該直面的問題,有些問題我們是刻意回避的,或者說是無意中就回避了這些問題,以為這些問題不是問題。

(優森柯咨詢-政府部門-項目申請報告課題組整理)

相關閱讀:
消息
黑坑鱼塘如何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