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評網—環境影響評價網
優森柯優勢領域
今天是:
優森柯簡介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行業追蹤> 醫療衛生業> 周雪松:破解醫改難題必須跳出醫療體制機制誤區 點擊量:1722次
周雪松:破解醫改難題必須跳出醫療體制機制誤區

工程咨詢網2016-04-12

我國醫改持續多年,到現在還不能說取得了成功?!吨袊】祮栴}與發展戰略研究》課題研究報告指出,醫改尚未取得成功的真正原因,不是政府投入不足或醫療衛生供給不足以及管理不善的問題,也不是醫學科學和醫療技術不夠發達或疾病問題太過復雜,而是現代生物醫學的指導思想和發展方向出現了偏差。

我國健康研究學者黃開斌先生基于多年來對健康問題的思考,以及對健康學科思想、理論和技術的研究,提出了改革并精簡醫療衛生體系,發展醫養強生體系,構建大醫學格局和大健康保障體系的 “大醫改思路”引起業界廣泛關注。 

黃開斌認為,由于近現代醫學模式缺陷和錯誤健康觀念的引導,以及社會政治體制、經濟利益機制的制約,導致人類追求健康的活動方式主要是圍繞著疾病和醫療展開,以致“醫改”也僅僅是在“醫療體制”上的改革,甚至當今如火如荼的健康產業發展也是以醫療和醫藥為中心??蓡栴}是:解決健康問題僅靠醫療防病、治病就可以嗎?這樣的健康理念和發展模式是否有利于國民健康水平的維護和提高?這些都亟待引起業界精英們的深刻反思和足夠重視。

更有意思的是,我們的“醫改”目標竟然不是為了國民獲得健康而改,而是為了“看病貴、看病難”而改。要知道,防病、治病只是給健康以安全保障而已,消滅或控制住疾病并不等于獲得了健康,健康要靠不斷建設促進、自我康復和培養成長而獲得。足見,整個國民健康的正確觀念和維護方式尚未形成,國民的健康知識、健康意識還嚴重缺乏。也就是說,我們的“醫改”目標、健康觀念和發展理念都出了問題,急需轉變或徹底重建。

從世界各國來看,健康觀念也基本停留在疾病防治上,其發展基本是醫療保健服務,尤其是概念比較混亂。比如:健康服務與醫療服務總是混淆不清,以致將醫療衛生體系與健康保障體系混為一談。其實醫療服務只是健康服務的一部分,應該是服務于危急重癥患者,而對于亞健康、慢性病和病后康復以及渴望養生者則應采用非醫療服務,這些才是健康服務的主要部分。不可思議的是,世界各國卻幾乎把醫療服務作為一種福利,以致人們趨之若鶩,甚至沒病的也想去“享受”這種“福利待遇”。其實,醫療是一種“懲戒”才對,因為人的身體犯錯了、出了問題就會被送到醫院接受醫療懲治和校正。醫療服務怎么會是一種福利呢?健康問題絕對不能單靠醫院和醫療治病來解決問題,疾病治療是取代不了健康治理的,要真正解決健康問題得靠健康建設和健康治理。如今醫院產業越發達說明整個國民健康治理越差,健康問題越多?,F在我們大量地建醫院,發展所謂醫療衛生事業,這樣就能夠維護好國民健康、提高國民健康水平嗎?這是小康社會所要達到的硬性指標嗎?

我們是繼續照搬或模仿西方 (尤其是美國)的醫療衛生模式和醫療保險之路,還是應該走出一條具有中國特色的健康發展道路,這是推進健康中國建設的思想路線和戰略決策問題,也是“醫改”決策者們首先應考慮和明確的問題。因為,如果發展道路或路線方向錯了,再怎么努力去深化“醫改”和加大“醫療投入”都是枉然,是達不到健康中國建設之目標。

黃開斌強調,我國自建國以來(甚至是更早)國民健康保障體系一直是以“醫療衛生”體制來統領的,也可以說是用醫療衛生體系來替代或包辦了健康保障體系或國民健康事業。這種制度安排和衛生戰略如果說在建國之初是正確和需要的話 (因為那時的國民生活和衛生條件很差,各種傳染病、勞傷和饑餓等都在威脅著人們的健康),那么,60多年以后國民生活條件和疾病譜已發生了很大變化,如果我們仍把“醫療衛生”作為國家戰略和健康事業發展的總綱就有些不合時宜了。

黃開斌認為,無論中國健康發展道路的重新選擇,還是大健康保障體系的構建都涉及到“醫療衛生體制”問題。他提出的“大醫改”不再是醫療衛生體制的改革,而是跳出醫療衛生體制并高于這一范疇,進而從更大范圍去改革醫學模式、醫學教育和醫政管理體制等,其健康發展道路的選擇則是要把“與疾病作斗爭為綱”的醫療衛生之路轉移到具有中國特色的 “以健康建設為中心”的醫養強生和醫德厚生之路上來,旨在創建大健康保障體系以覆蓋單一而局限的醫療衛生體系。

這并非要完全否定醫療衛生體制。應該說,醫療衛生體系本身并沒有錯,錯就錯在我們單單選擇用“醫療衛生”方式來主導和發展國民健康事業?,F代醫療衛生興盛于第二次世界大戰,當時,戰場傷亡巨大,為了保衛或延續士兵岌岌可危的生命,醫生及藥劑師發明了各種化學藥物,如抗菌藥、消炎藥、增加或降低血壓、血糖的藥物等,這些藥物對于急診和搶救傷病員發揮了重要作用。它的理念是:消滅一切可能的致病菌或打亂人體平衡的因素,以此來減輕傷病員的身體負擔,讓那些因為槍炮受傷的士兵脫離生命危險。由此,醫療衛生方式大受人們青睞,進而一舉成為整個醫學的主體,其醫學也就成了主流醫學,并得到世界各國政府經濟、政治上的全力支持,進而形成壟斷的醫療衛生體系。世界大戰已經過去近百年了,而現代醫學還停留在“搶救傷病員”的對抗思維模式里。殊不知對抗醫療方式不僅副作用巨大,而且對于許多因環境污染、生存壓力、不良飲食和生活習慣等造成的現代亞健康和慢性病更是束手無策。甚至,許多原本沒有的疾病,正是由于經常過多吃藥打針制造出來的,或是手術切換造成的損害或缺陷。所以說現代醫學的醫療衛生既在治病,又可能在致病。

在黃開斌看來,我們過去的健康發展思路存在很大的問題,用“醫療衛生”方式來主導和發展國民健康事業無異于作繭自縛。因為醫療只是醫學發展中的實踐方式之一,只是解決健康問題的一種手段,而且世界衛生組織的調查早就指出,醫療對健康的貢獻只有8%,換句話說,醫療不是最佳或最主要的解決健康問題的手段,我們必須跳出這種醫療方式的發展思路,站在更高、更廣的健康角度去看待未來的改革和發展方向。

總之,醫改已不單純是一個醫療衛生體制的改革問題,而應是整個醫學模式和醫學教育的改革或變革,甚至還有整個醫政管理體制、生態環境保護、健康生活方式和健康文化體系的改革。因此,醫改的全新思路及方案設計也就不能只從疾病學、衛生學和經濟學來考慮,更應該從健康學、管理學和生態學等來考量。也就是說,醫改更應放大范圍,從大醫學、大健康著眼,以此來設計和實施一種“大醫改”的思路和方略。

(優森柯咨詢-醫療衛生業-項目評審課題組整理)

 

相關閱讀:
消息
黑坑鱼塘如何赚钱吗 黑龙江快乐十分走势图一定牛 陕西福彩快乐十分稳赚技巧 七星彩论坛最新 辽宁35选7好运4中奖多少钱 私募基金配资模式 黄大仙四肖期期准免费 今日股票市行情 浙江11选五 股票推荐国电电力 韩国快乐8